http://www.eleytt.com

秦宝琦:民间秘密教门的信仰核心

民间秘密教门的信仰核心——“天盘三副”说,最早来源于佛教异端教派的“弥勒救世”教义,后来又融入了来自民间流传的“末劫说”和明清时期的“无生老母”崇拜,成为民间秘密教门的信仰核心。一、“天盘三副”说的由来 中国民间教门的信仰核心即“天盘三副”说,其渊源可以追溯到佛教异端教派的“弥勒救世”信仰。人们往往把异端教派的“弥勒救世”信仰,混同于佛教净土宗的“弥勒降生”信仰,认为《弥勒下生经》里有关弥勒成佛后在龙华树下向众生宣讲释迦四缔十二因缘时的内容,即“初会说法,九十六亿人得阿罗汉;第二大会说,九十四亿人得得阿罗汉;第三大会说法,九十二亿人得阿罗汉。”就是秘密教门中流传的“弥勒救世”信仰。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弥勒降生信仰属于正宗佛教的弥勒净土宗,而“弥勒救世”信仰则是异端教派弥勒教的信仰。曹新宇博士根据对《大正藏》第十二卷《佛说法灭经》的研究,认为佛教“弥勒净土信仰绝对不是一种救世信仰”。曹新宇这一研究成果,对于探讨民间教门的信仰核心——“天盘三副”或“龙华三会”信仰,具有重要价值。那就是民间教门的“天盘三副”或“龙华三会”信仰,不是来源于佛教的弥勒净土信仰,而是来源于异端教派的“弥勒救世”信仰。 “弥勒救世”信仰最早的载体是北魏延昌年间出现的“弥勒教”。当时,冀州沙门法庆因不满高层僧侣的腐化,倡立异端教派弥勒教。他根据当时流传的《佛说法灭经》中有关“魔作沙门,坏乱佛法”的说法,提出“将来有弥勒佛,方继释迦而降世”,和“新佛出世,除去旧魔”[1]的口号。所谓“新佛”就是指将要从兜率天宫下降尘世的弥勒佛,而“旧魔”则指释迦佛和当时流行的佛教。在他们看来,凡是被认为是“魔”的都应该铲除,除魔乃是最好的修行,因此主张将正宗佛教一概铲除。弥勒教认为杀人可以拯救人的灵魂,因此提倡破除杀戒,认为杀人越多越好。“杀一人者为一住菩萨,杀十人者为十住菩萨。”于是所到之处“屠灭寺舍,斩戮僧尼,焚烧经像。”[2]法庆领导的僧众起义虽然反映了下层僧侣对于上层僧侣的不满与反抗,实际上也反映了一般下层群众对现实社会的不满。因此,法庆以“新佛出世,除去旧魔”为口号的造反活动,也得到了要求改变现状的下层人民的拥护,弥勒救世信仰也就在民间广泛流传开来。 法庆的说法来源于《佛说法灭经》。该经叙述弥勒佛下生和世界太平的顺序和正宗佛教的弥勒信仰正好相反,该经强调佛法将灭时,“魔作沙门”坏乱佛法;佛教内部的腐败将伴随着社会灾难和自然灾害接踵而至。届时,洪水滔天,天神拥立“月光童子”出世;白衣沙门出现;但只有等到弥勒佛下世间作佛,天下才会太平。这正是南北朝隋唐时期各种“弥勒救世”口号起事的特征。法庆称“新佛出世,除去旧魔”,正是以佛法将灭,“魔作沙门、坏乱佛法”的信仰为依据的。[3]法庆之后,弥勒教仍在民间流传。到宋和五代时期,弥勒救士信仰又融入了“末劫说”。后者主要体现在《五公经》中,这是一部专门讲劫难的书,向来被异端教派和明清以来的秘密教门所利用,作为他们宣扬劫变思想的重要依据。该书借五公,即唐公、郎公、宝公、化公、及志公之口,宣扬末劫来临时的种种征兆。经文称:若逢末劫之时,东南天上有“孛星”出现,长数仗,形状如龙,后有二星相随,东出西入,昼夜奔驰,放光红赤。前一星红光闪灼,后二星其光黄白,天下万民见到,即知是“末劫”来到。对于“末劫”来临之时的景象,该经写道:有红水飘荡,狂风猛鱼,红白不现,高山崩颓,坡塘尽行打破,人无所依,鸟无宿处。天下大乱,人民饥谨,十日无食。刀兵竞起,斗战相争,干戈不停。而且“乾坤星宿不定,日月星辰流移,江山河海黑黑昏暗,草野龙蛇不分。六国不顺,白骨堆山。”到那时,“善者又遭恶人害,天使魔王下界来,合家加忧愁。鼠尾牛头,男儿尽杀卧荒丘,女子作军俦。黄斑恶虎如家犬,昼夜寻门专咬人并猪羊。天下尽损伤人命,畜命乱纵横,不疏是亲情。造恶之人都尽死,住宅归邻近。万里行程无一家,目击起黄沙。良田万顷将何用,永无人耕种。”“可惜抛荒田与土,房屋无人住。可惜厅馆与橱房,长人尽抛荒。姑娘姐妹守空房,流泪哭爹娘,人与畜生都死了,难见圣明君。”在这一劫难过后,将出现一个太平盛世。“后出明王清帝君,山河光彩换朝廷。”可见,《五公经》的宗旨,是为了向人们预言,在劫难过后,将要改朝换代。因此,“末劫说”实际上是一种鼓动人们起来造反的说教,因此遭受到统治阶级的禁止。 二、“天盘三副”信仰的形成 弥勒救世信仰在融入“末劫说”后,更加具有反对时政的叛逆色彩。到明代又融入了“无生老母”崇拜,形成“天盘三副”教义,成为明清时期秘密教门的信仰核心。 1、无生老母崇拜的演变 无生老母崇拜最初是一种民间信仰,罗教出现后逐渐演变成秘密教门的信仰。早在罗教出现以前,民间就流行着有关“无生父母”的信仰。罗梦鸿在讲到他自己的悟道经过《寻师访道第三参》中写道:“忽一日,有信来,朋友相见。说与我,孙甫宅,有一名师。连忙去,拜师傅,不离左右。告师傅,说与我,怎么修行。”可是,这位师傅并不肯告诉他如何修行,经过他苦苦哀求,师傅终于“发慈悲,转大法论”,“说与我,弥陀佛,无生父母。”并且告诉他“举念着,四字佛,便得超生。”[4]据此可知,在成化六年罗梦鸿“悟道”以前,民间早已流行着有关对“无生父母”的崇拜,但是,民间把无生父母当作“阿弥陀佛”来信奉。罗梦鸿也曾按照那位师傅教给他的方法进行修炼,念诵“阿弥陀佛”的佛号,他“每日间,念弥陀,不肯放舍。朝不眠,夜不睡,猛进功程。”“念弥陀,无昼夜,八年光景。朝不眠,夜不睡,猛进功程。使尽力,叫一声,无生父母。恐怕我,弥陀佛,不得听闻。”经过八年无昼夜地念诵阿弥陀佛,却仍然“心中烦恼,不得明白。”于是便拜别师傅,外出再访明师。在外出期间,一次邻居家老母亡故,众僧诵念《金刚科仪》,罗梦鸿在听到“要人信受,拈来自检看。”于是受到启发,也请了一部《金刚科仪》诵念,并通过对宇宙起源问题的思考开始,否定了民间流传的有关“无生父母”是阿弥陀佛的说法。罗梦鸿在《正信除疑无修正自在宝卷》的《本无婴儿见娘品第十六》中说:“愚痴之人说本性是婴儿,说阿弥陀佛是无生父母。阿弥陀佛小名号曰‘无诤念王’,父亲是转轮王,阿弥陀佛是男人,不是女人,他几时生下你来?阿弥陀佛生本性,本性生谁?爷爷生父亲,父亲生儿子,儿子生孙子。大道门中,本无此事。”[5]在否定当时民间所流传的无生父母是阿弥陀佛的说法之后,罗梦鸿又开始创造自己的神祗。他杂糅儒释道三家经典中的某些内容,加以改造,创造自己的教义。他首先利用道教有关宇宙形成的说法和佛教有关虚无的观念,创造出“无极圣祖”这个人格化的神。罗梦鸿利用和改造了道家和道教的宇宙缘起说,他把道教关于世界万物的创造者“道”,改换成“虚空”。他在《苦功悟道卷》中提出:“未曾有天地,先有不动虚空。”此虚空“无边无际,不动不摇,是诸佛法身。”他又进一步把“虚空”变成人格化的神“太虚空”,说“太虚空,无名号,神通广大;太虚空,生男女,能治乾坤。”又说:“谁知道,太虚空,好个能人;化菩萨,广无边,虚空能变。”他又因道教称“道”为“无极大道”,故又在《正信除疑无修证自在宝卷》中,把“无极圣祖”作为宇宙万物和人类的始祖。可是,当初他否定“愚痴之人”有关阿弥陀佛是无生父母时的主要理由,便是阿弥陀佛是男性,不是女人,不能生育。而如今罗梦鸿创造出来的“无极圣祖”同样也是男性,不能生育。为了解决这个矛盾,他又提出“母即是祖,祖即是母”的说法。他在《巍巍不动泰山深根结果宝卷》的《一字流出万物的母品》中,又说万物名号都是由“母”这一字流出的,因此“母即是祖,祖即是母。”这样,“无极圣祖”,也就是“无极圣母”了。所以,在罗梦鸿眼里,“无生父母”也就是万物的本源“虚空”,在《五部六册》里,有时也用佛教禅宗的用语“本来面目”加以代替。罗梦鸿有关宇宙形成的说法,也融入了儒家的思想。特别是他所处的时代,正是宋明理学兴盛的明代正德年间,他直接从周敦颐的《太极图说》中汲取营养。罗梦鸿模仿周敦颐《太极图说》中的说法称:“无极是太极,太极是无极,无极是鸡子,鸡子是太极。无极、鸡子都是假名,假名叫做无极、太极、鸡子。即是无边太虚空。天地日月,森罗万物,五谷田苗,春秋四季,一切万物,三教牛马,天堂地狱,一切文字,都是无极,虚空变化。”在明清时期,儒家思想不仅是统治思想,而且是步入仕途的工具,因此,所有学童的启蒙读物,皆要贯穿儒家思想。如《千字文》、《幼学琼临》等读物中,皆宣扬儒家有关宇宙形成的观念。如“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气之清轻,上升者为天,气之重浊,下沉者为地。”等。同时,中国古代有关盘古开天辟地,三皇五帝、女娲、伏羲的传说,人们也都耳熟能详。这些也都为无生老母崇拜的演化,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到了罗梦鸿弟子时代,“无生父母”又进一步具体化。在罗梦鸿弟子大宁和尚所着《明宗孝义达本宝卷》的《无想恩重品第十》,把无生父母尊为人类的主宰:“阿难问佛云:‘何是无生父母?’世尊答曰:‘无生者,乃诸佛之本源也,万物之根基也,人人之家乡也,乃无极之法体业,谓天下之主宰也。”[6]罗教第四代传人孙真空所着的《销释真空扫心宝卷》中,更创造出无生父母的完整故事。他把“无生父母”说成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和人类的始祖。“只从老古佛安下乾坤,立就世界,观看东土并无一人住世。因此才将自己本家儿女发到下方串壳住世。”临别时,无生父母眼含痛泪嘱咐儿女们:“你到东土莫要贪尘恋世,迷了真性,不得还乡。”儿女们听说,满眼流泪,双膝跪下,苦苦哀告,向父母讨个“归家妙偈”。无生父母对儿女们说:“你们若是思想双亲,一心回家,只要你昼夜殷勤,少贪尘睡,举念南无阿弥陀佛,自然就得道了,刹那就到家乡。”众儿女降于东土,化作众生后,因为“只贪红尘,男女配合,华花世界,饮酒食肉,贪欢作乐,各赌刚强,认定聪明,夸会夸能,专习琴棋书画,再不思本来家乡,也不肯思想无生的父母。”[7]于是无法再回到无生父母身边。在《销释真空扫心宝卷》的下册,“无生父母”已经被说成是“老母”。孙真空在此编造出一个神话故事,把自己说成是无生老母下凡到尘世的失乡儿女,“老母”为了寻找他而化作贫婆下凡到人间。“我在灵善坐不住,才做乞儿把你寻。”“我今叫化只为你,大地众生怎知音。若问老拙名和姓,我是灵山老母亲。有人见我贫婆面,就是龙华三会人。”这时,“无生父母”已经被描绘成一位慈祥的母亲形象。在罗梦鸿弟子明空所撰《销释印空实际宝卷》中,也提到临凡众生在尘世“虚度了这时光,何日得还乡?尘世里贪快乐,争名利,逞高强,家中盼望。无生母,家中盼望。”[8] 罗梦鸿及其弟子们把宇宙万物包括人类本身,都说成是由无生老母所创造出来的,无生老母既是宇宙和人类的创造者,又是人类的主宰。 到了黄天教出现后,有关无生老母崇拜的内容,被编造的更为丰富。黄天教创始人李宾对罗教无生老母崇拜的内容又有所发展。他在《普明无为了义宝卷》的《宝月如来分第十》中说,“人活一世,不知生从何来,死归何往,拱高嫉妒,贪爱五欲邪淫,不知尘轮苦报,一世光阴,刹那之间丧尽。一点真灵首无所归,生老病死,阳尽阴灭,受地狱之苦。四生六道,若失人身,怎躲轮回业网。各劝贤人,趁有身有相,借假修真,得无上之道返本还源,同见无生圣母。”“忽一时,有仙童,亲来引见。幢幡盖,仙乐响,喜笑盈盈。朝圆洞,见无生,亲身下拜,子母们,团圆会,永不投东。”“三元了义,一卷真经,万法都不生,吾今说破,个个参因,休贪尘世,跟我回宫,身入圆顿,同见无生。”在《无垢如来分第十一》里,又描述了失乡儿女见到无生老母的情景:“提起来,腮边泪,吊撞三关,开通一窍,见了我得无生老母,哭在娘怀裹抱。子母们,哭哮啕,从灵山失散了。因为我贪心不舍,串轮回,无归落,今遇着老母家书,才得了无价宝。老母你是听着,普度众生出波涛。老母你听着,无上真经最为高。”在《离垢如来分第十二》又写道:“自从灵山失散,在于阎浮世界,东土苦海娑婆,贪恋尘世之苦,妄上生,妄无足无厌,不守一性之真,身外贪求,染污自己灵光。”给予了无生老母以更多的信仰内涵。2、“天盘三副”说的形成 罗教等秘密教门把以往佛教异端教派和民间流传的“弥勒救世”、“末劫说”在同“无生老母”崇拜相融合以后,便出现了“三教应劫”的说法,后来发展为“天盘三副”说。 在《普明无为了义如来第三十分》里,最早提出了“三教应劫”的思想,不过经文中仍然使用“无极圣祖”尚未使用“无生老母”的名号,这反映出黄天教接近道教。经文中说,“三世古佛立于三教法门,三世同体,万类一真,九转一性,乃为三周说法人间,譬喻过现未来,三极同生,无极圣祖安天治世。” 在《普明无为了义如来第三十六分》里,更进一步提出:“无极圣祖,一佛分于三教,三教者乃为三佛之体。过去燃灯混元初祖,安天治世,立下三元甲子,乃是三叶金莲,四字为号,五千四十八卷为一大藏真经。五百四十日为做一年,一百八十日为做一甲,六个月分做一年。昼夜按着六时,每一时辰八刻,一昼一夜共合四十八刻。”这时,“人人长寿,无我无人,灵光各照,草衣遮体,身住巢穴,人吃动融之食。头上有角,身上生毛,兽面人心,一无邪染,与佛同明,不分异相,一无文字,个个长生。”在普明看来,那时的生活虽艰苦,但是的人可以达到“人人长寿”,而且是“兽面人心,一无邪染,与佛同明,不分异相”的理想的境界。而现在的世界,则处于“有明有暗,有圆有缺”的时代。这时,“人有生死,天有形相,庄严为色,人有形体,五欲邪淫染尘,末世不得长生。人活百岁,七十者稀。”这时,十二个月为做一年,三十日为一个月,昼夜十二时辰,共合九十六刻。”总之,现实世界是处于苦难之中的。因此要“从换山河,另立星辰,安天治地,倒海移山。”人类如果能够“都依普贤全真道”,便可“大男小女赴仙乡,”“同登彼岸”。那时,“一十八劫已满,改形换体,是八个月为做一年,十八时辰乃为昼夜,一年正合九甲,四十五日为做一月,昼夜一百四十四刻,循环周转,总计八百一十日为了一年。人无老少,十八岁脱胎换体,都是仗八金身。天地无圆无缺,人无老少,亦无女相,无生亦无死,无短本无长,才是长生大道,寿活八万一千,天数已尽,又立乾坤世界,另换一十八岁童颜。”造经者于是明确提出了“天盘三副”说,即把宇宙从形成到现在,分为过去、现在与未来三个“劫期”,分别由三佛度化九十六亿“人缘”:“九十六亿人缘,过去佛度了二亿,此是道尼;现在佛度了二亿,乃是僧尼释子;后留九十二亿,”将由“皇极古佛”转化来的“在家菩萨”即普贤最后度回天宫。这个说法,后来被改为由弥勒佛把剩下的“九二缘人”全部度回天宫。 在普静与其弟子撰写的《普静如来钥匙宝卷》中,开始提强调对弥勒佛的信仰,“钥匙佛,开宝卷,善男女,细细详参。弥勒佛,拨开得乾坤转。”这同普明的思想已经有很大的不同。[9]造经者模仿罗梦鸿有关宇宙形成的说法,描绘宇宙的起源:“混沌初分,无天无地,无我无人。自无始以来,原始天尊立世,即是无极之母,无极转化,威音以前,空性以后,混沌初分,赤白两气。无日月三光。女娲、伏羲治世,三皇五帝呈神农,掌立五谷,天地万物有生。立人根者,女娲、羲也。”。这些说法已受到带儒、道两家的思想影响。不过,仍然强调无生老母乃宇宙创始者。“不是无极能变化,无生老母生老君。东西南北分明暗,安立日月定乾坤。”[10]并且进一步完善了“天盘三副”说:“过去九劫是燃灯,一十八劫释迦尊。未来九九八十一,八十一劫立三空。”“三世佛,轮流转,掌立乾坤。无极化,燃灯佛,九劫立世。三叶莲,四字经,仗二金身。太极化,释迦佛,一十八劫立世,五叶莲,六字经,仗六金身。皇极化,弥勒佛,八十一劫,九叶莲,十字经,仗八金身。”“燃灯佛,掌教是,青阳宝会。释迦佛,掌红阳,发现乾坤。弥勒佛,掌白阳,安天立地。”[11]“九宫八卦团团转,三极周转立人伦。无极立下青阳会,化显掌教是燃灯;太极立下红阳会,转化释迦是教尊;皇极立下白阳会,八十一转弥勒尊。三佛轮流有改变,一劫本是立百春。九劫燃灯他过去,一十八劫现在行。未来九九八十一,一百八十定三空。燃灯本是无相劫,庄严劫是释迦尊。弥勒又安星宿劫,南北转丹推二轮。”[12],又对“先天”即“无极”、“无生老母”作了诠释:“先天者,乃为无极心也。无始以来,无生有,能生万物,说是先天,即是无生之母。”说明秘密教门所谓“无生老母”,乃是来源于道家的“无能生有”的思想。在黄天教的另一部经卷《太阳开天立极亿化诸佛归一宝卷》中,造经者继承黄天教的传统,按照道家思想解释“无生”。“混沌之中古无生,无中生有妙亨通。无生本是混元气,开分独显太阳尊。”。在《太阳开天立极亿化诸佛归一宝卷》写道:“想当初,混沌了,不分天地。阳共阴,成一性,名唤无生。”用道家思想,解释了“无生”。 万历四十四年刊印的《古佛当来下生弥勒出西宝卷》,属于黄天教支派圆顿教经卷。该宝卷也强调弥勒救世信仰,并具有强烈的反对现世的叛逆思想。为了否定现世而赞扬未来,造经人编造了一个神话故事,把尘世间一切灾难的根源,皆归之于现在治世的释迦佛。故事称燃灯古佛、弥勒世尊与释迦佛乃一母所生的亲兄弟。“盖闻燃灯古佛、弥勒世尊、释迦一母所生三世古佛。初始以来为亲兄弟,同修大道。”三人轮流掌教。在燃灯古佛掌教已满后,三佛商议谁当立世,普度众生。恐言语无凭,各立誓愿,“同入金杖,禅定三日出定观看金杖开花,先开者先去治世。”但是,释迦佛未到一日,便“开眼私看”,见弥勒佛的金龙杖上,开有一朵龙花,万道金光,便“暗去移换在自己金锡之上。”三人由于释迦金龙杖上的花先开,便决定由释迦佛在人间治世。结果,给尘世带来了无穷无尽的苦难。“三千年间,众生贫富苦乐不同,五谷少收,四民不安,国家争竞不宁,贼盗最多,世间众生受苦无穷。后被魔王搅乱,再有三灾八难,世间众生又遭末劫。”[13]总之,尘世间的一切罪恶与苦难,皆被说成是释迦佛“偷花之报也。”一旦由弥勒古佛治世,将是另一番景象。那时,“大地众生俱以富足,到处和平,世间百草皆生,五谷早生早割,迟生迟割。一切树木尽生果子,大者如升,小者似钟,令人吃用,自然饱满,保人精神,养性红颜,味如甘美,吃一个数日不饥,皇胎子女寿命延长。”那麽,如此美好的生活,何时到来呢?造经者许诺说:“从万历,更申年,以归家庭。我佛救,众群生,持斋行善。早归依,圆顿教,置立法门。弥勒佛,治世界,男女享福。”[14]无生老母崇拜在黄天教的流传过程中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一是正式确定了无生老母的名号,从“无极圣祖”改称“无生老母”;二是融入了对弥勒佛的崇拜。这改变了秘密教门在此之前的传统。在罗梦鸿及其弟子时代,教义中并没有对弥勒佛的崇拜,因为罗教接近禅宗,而弥勒信仰属于净土宗。在黄天教普明时代,则因为该教接近道教,教义中更没有弥勒崇拜。 到了弘阳教时期,进一步发展了“天盘三副”说。该教把混元老祖作为最高神祗,并且说混元老祖与无生老母结为夫妇,一共生育了96亿“原人”或“皇胎儿女”。这些儿女奉命来到尘世度化“群迷”,但因贪恋尘世的虚花浮景,以至堕入四生六道,成为“失乡儿女”,流落在尘世经受磨难。混元老祖与无生老母日夜思念他们的儿女,盼望他们早日返回“真空家乡”。明确提出了青阳、红阳、白阳三阳劫变说,以迎合万历年间社会动荡不安,人们期盼社会变革的愿望。该教宣称,如今人类正处于红阳劫之末,沉迷东土的众生,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王侯将相,僧道男女,都陷入了无穷无尽的苦难当中,在经受着四生六道的轮回之苦。混元老祖和无生老母将派他们的幼子飘高老祖来到尘世,把仍然流落在尘世的92亿“失儿乡女”度回天宫,永归家乡。在该教经卷中写道:“东土末劫至,天破有岔声,众生无投奔,杂法遍地兴。缺少玄妙理,怎得出沉沦。我今发慈悲,说忏度众生。”弘阳教也接近道教,所以在韩太湖时代,并没有弥勒佛下凡的内容,而是由“飘高老祖”奉混元老祖和无生老母之命,下凡尘世,拯救失乡儿女。 在明代弘治年间面世的《皇极金丹九莲正信皈真还乡宝卷》[15],把三佛改为“无极”、“太极”和“皇极”,三世也改为“青阳、黄阳、白阳”。在讲述三佛救世时说:“当初因为乾坤冷静,世界空虚,无有人烟万物,发下九十六亿仙佛星祖菩萨临凡住世。化现阴阳,分为男女,匹配婚姻,贪恋凡情,不想归根赴命,沉迷不惺,混沌不分。无、太二会下界,收补四亿三千。元初佛性归宫掌教,今下还有九十二亿仙佛菩萨,认景迷真,不想归家认祖。你今下界,跟找失乡儿女,免遭末劫,不堕三灾。”[16]在该宝卷的《天人证道品第十》提到三佛治世的说法:“三身化现治乾坤:过去燃灯极[庄]严劫,现在释迦掌教尊。未来弥勒星宿会,三佛临转下天官。”“过去佛掌了十万八千年,现在佛该掌二万七千年,未来佛该掌九万七千二百年。”在《谨领圣意灵童回宫品第二十三》又说:“祖师言曰:无极会下五十三佛,掌领庄严劫,过去天盘。太极会下三十五佛,掌领贤圣劫,见在天盘。皇极会下三百三十佛祖,一百零八位菩萨,掌领星宿劫。” 万历年间的《大圣弥勒化度宝卷》,也十分强调弥勒佛的地位,而且全部内容都是在讲述弥勒佛如何度化尘世间的人们。在该经卷的序文中写道:“弥勒佛,奉老母,该我度众。赐我的,千佛牒,万佛宝号。”“弥勒佛,金口言,我愿未了。今日度,善男女,九十二亿。”[17]在《化度皇胎阐发先天品第一》,讲述了弥勒佛在尘世见“那世人,造罪如山高,作恶如海深。”于是化作八十一岁的老人“性化”,劝化世人多行善,勿作恶。“前世修来今生富,前世不修今受贫。众位男女看善恶,眼前果报不差分。”[18]在《化度烧香忏悔送佛品分第十二》,提出:“现在时临中末劫,五阳中位白阳兴;龙华三会弥勒掌,当来说法度迷人。”并且劝说:“今朝在位诸男女,合家大小尽修行。龙华三会团圆日,九二皇胎考功能。”[19] 明末弓长撰写的《古佛天真考证龙华宝经》,对“天盘三副”说作了全面的描述,不过,该经卷把“天盘三副”说称为“龙华三会”说。在该经的卷首写道:“三世诸佛龙华会者,乃是三佛交宫,同聚一处。燃灯佛铁菩提树开三叶青莲,乃是龙华初会;释迦佛铁菩提开五叶红莲,乃是龙华二会;弥勒佛铁菩提开九叶金莲,乃是龙华三会。有三世诸佛万祖同来聚会,请龙华经作证,讲说三乘九品,九十六亿贤圣,愿得相逢,有龙殊菩萨助道,凡圣交参,这便是过现未来三世诸佛龙华三会也。”并且有一个偈语:“初会龙华是燃灯,二会龙华释迦尊,三会龙华弥勒祖,龙华三会愿相逢。”这是对龙华三会信仰最明确的阐述。在该经卷的《古佛天真品第二》,对于无生老母命令儿女下凡尘世的说法,同中国古代有关女娲、伏羲的传说联系起来:天真古佛请无生老母到太皇天都斗宫,让女娲、伏羲命令男女成婚,令金公、黄婆做媒。黄婆说:无影山下有一块鸿蒙混元石,用先天剑一把,劈破鸿蒙,取初阴阳二卵,从须弥山上滚将下来。滚在鹅眉涧中,使得阴阳配合,形成了圣胎。“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产下九十二亿皇胎儿女。”无生老母因为“乾坤冷静,世界空虚,无有人烟居住。”于是吩咐众儿女:“你往东土住世去吧!”儿女们来到东土后,“各配婚姻,酒色财气障慢真心”,并因为贪恋尘世而“埋没灵根”。在该经卷三的《末劫众生品第十八》,专门讲述“末劫”来临时众生遭受的苦难。“下元甲子灾劫到了,辛巳年饥荒旱涝,又不收成。山东人民人吃人,人人扶墙而死。夫妻不顾,父子分离。来在北直,又遇饥谨。”壬午年“又遇灾劫年成,山摇地动,黄河水潮,淹死人民。蝗虫慌乱,阴雨连绵,房倒屋塌,无处安身。”由无生老母给予儿女们“护体灵符”一道,由“天真老祖”弓长带往东土,授予皇胎儿女,即可免遭三灾八难。也就是说,只要加入该教,成为“皇胎儿女”,在末劫来临时,就可以免遭劫难,以此鼓动人们加入其教。

秦宝琦:民间秘密教门的信仰核心。民间教门与咸同贵州号军起义

图片 1

煮酒历史网网友发表于3845天 21小时 23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无

 特别感谢 煮酒历史网网友 的友情投稿

咸同贵州号军起义并非一次单纯的农民起义或民族战争,而是一次综合了民族矛盾、阶级矛盾等多种因素在内的民间教门起事。这从三个方面可以得到证明:第一, 咸同贵州“号军”的名称乃沿袭历史上民间教门起事的传统而来;第二,咸同贵州号军起义的领导阶层与主干力量皆以民间教门的成员为基础;第三,咸同贵州号军 起义以民间教门的“无生老母”信仰和“三期末劫”观念作为思想武器,最终的目的是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神权王国。 咸同贵州号军起义,从咸丰八年,历时14载,“招集兵马数十万,分扰贵州数十州县”,[1] 不仅是贵州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同时也是太平天国史及中国秘密社会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这一历史事件的性质,以往学术界大都以“农民起义”或“民族斗争” 相对待,这些虽有一定的道理,但并不确切。准确地说,咸同贵州号军起义乃是一次综合了民族矛盾、阶级矛盾等多种因素的民间教门起事。下面从三个方面予以说 明: 一、咸同贵州“号军”的名称沿袭了历史上民间教门起事的传统 以刘仪顺为首的咸同贵州起义军有“白号”、“红号”、“黄号”、“青号”等名称,但这些名称并非始自咸同年间,亦非刘仪顺所独创,而是承继了历史上民间教门起事中以不同颜色的服饰作为标识的传统。 东汉顺帝时由张陵在巴蜀创立的五斗米道,以及汉灵帝时张角在华北创立的太平道,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民间教门组织。而正是在太平道发动的起义中,便有了 “皆着黄巾为标帜”[2]的记载,因此,历史上称这次起义为黄巾起义。此后,以头巾或素冠练衣等为标识的做法在民间教门起事中时有出现。如北魏 孝明帝正光五年,汾州等地少数民族冯宜都、贺悦回成等“服素衣,持白伞白幡,率诸逆众,于云台郊抗拒王师。”[3]隋大业六年,“有盗数十人,皆素冠练衣,焚香持花,自称弥勒佛,入建国门”。[4]唐永隆二年,四川万年县女子刘凝静“乘白马,着白衣,男子从者八 九十人,入太史局,令升厅,床坐勘问”。[5]元末白莲教大起义中,韩山童、刘福通、徐寿辉、郭子兴等领导的起义军,无不以红巾裹头,因此而被称为红巾 军。 清代,乾隆六十年十二月,白莲教首领张正谟、聂杰人等在枝江、宜都一带制造兵器,囤积粮食,缝制红、白布帽。[6]嘉庆元年正月,张正谟向教内人宣称:凡人教的人分为上下、文武两班。竹溪、房县、保康各处为“上头武仙”;枝江、宜都、宜昌为“下头文仙”。届时武仙与文仙会 齐,杀人无数。只见头带白布号帽,身上带有黄绫等贴,就晓得同教中人,可以免难。[7]嘉庆二年五月,襄阳白莲教“总教师”王聪儿率部与四 川起义军实现了着名的东乡会师,对湖北、四川两支起义军进行统一编号。湖北襄阳起义军中,以王聪儿、姚之富为首的一支称“襄阳黄号”,以高均德、张天伦为 首的一支称为“襄阳白号”,以张汉潮为首的一支称“襄阳蓝号”。四川起义军中,以徐添德为首的一支称“达州青号”,以王三槐、冷天禄为首的一支称“东乡白 号”,以龙绍周为首的一支称“太平黄号”,以罗其清为首的一支称“巴州白号”,以冉文涛、冉天元为首的称“通江蓝号”。[8] 川楚陕白莲教起义失败之后,湖广号军又于1813~1814年在万小一、苗小一、杨荣、胡二等的率领之下发动反清起事。在短短的几个月中,各色号军发展到五千多人,在攻下周至县佛爷坪后即分成五号。[9] 在咸同贵州号军起义之前,刘仪顺在1817年前后就已先后在14个省区传教,进行号军起义前的一系列筹划工作。并于道光二十六年正月亲 自主持发动号军起义的汉口会议,具体部署了湖广、四川、江西等省的行动计划。咸丰七年,刘仪顺、刘汉忠、刘文礼领导三千号军在四川涪州鹤游 坪起事。起事很快即告失败,刘文礼牺牲,刘仪顺潜往贵州,刘汉忠仍回湖广。1857年6月,另一号军首领朱永倡在湖南澧州举行起义,至咸丰十一年 宣告失败。 因此,从历史渊源看,咸同贵州号军起义直接秉承了嘉庆川楚陕白莲教起义的传统,是刘仪顺所组织、领导的众多民间教门起事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二、咸同贵州号军起义的领导阶层与主干力量皆以民间教门成员为基础 在谈到咸同贵州号军起义的领导阶层时,身为灯花教教首的刘仪顺无疑首当其冲。 关于刘仪顺的籍贯、生平,在以往学者的论述中已做过比较详细和令人信服的考证,在此不再重复。下面就刘仪顺“依元祖师”的称号及灯花教的渊源做点说明。 治咸同号军起义史者都知道刘仪顺在广大教徒和号军中享有崇高的地位,其中一个尊号便是“依元祖师”。但“依元祖师”到底从何而来,在灯花教中又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呢,以往大多数学者或不明就里,或语焉不详。 据道光二十五年三月二十六日湖广总督裕泰奏折称,道光七年为清朝当局破获,受到严重的打击,其教 内骨干有的被捕,或入狱,或被杀,有的充军云贵、新疆,侥幸漏网的则四处逃亡,隐蔽活动。十余年后,风声渐平,幸存的教内首领与骨干便商议对青莲教的组织 进行整顿,以期复兴。道光二十二年,李一源在四川约陈文海、彭超凡等商议复教之事,但无结果。次年二月,青莲教教首、骨干再次商议其事,认 为大家都在四川传徒,空间有限,且容易被破获,遂决定分别前往各省传徒。有人又提出,必须扶乩判出字派,方好传徒。事后,众人相约前往湖南善化县进行复教 活动。陈文海等人来到善化后,在该县东茅巷以行医、算命为掩护,租房居住。恰有江宁人刘瑛来到湖南长沙贩卖杂货,与素识之湖南人莫光点相遇,拜师入教。莫 光点将刘瑛带往善化县,与彭超凡等人相见。刘瑛时常帮人扶乩,彭超凡便请他设坛扶乩,定出十七字派,即以“元、秘、精、微、道、法、专、真、果、成”十 字,都用“依”字加首,称为“十依”。又定“致温”、“致良”、“致恭”、“致俭”、“致让”五名。恐人多不敷使用,再添“克”、“特”二字,共凑够十七 字派。教内分出内五行五人,专管乩坛,外五行五人,同五致字为“十地”,分别往各省传徒。 因此,刘仪顺被尊为“依元祖师”,也就说明他在灯花教字派当中属于最高的辈分。 关于灯花教的历史渊源,以往治号军起义史者都笼统地称它是白莲教的分支,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人们习惯上将元代以后所有的民间教门都看成是白莲教 的余脉,但据马西沙等的考察:“如果谈论明代的白莲教,就历史传统而言,它仅具其名而不具其实了。从绝大多数教派的活动中,人们再也看不到弥陀净土信仰的 影子,几乎都信仰起弥勒救世观念了。”[10]特别是明代中叶罗教的出现,更是改变了白莲教独统民间教门的局面。罗教与白莲教是两个互不统属 的系统,白莲教是由弥勒教、白云宗、白莲宗等几个佛教异端教派经过长期融合,在元末大起义中逐渐形成的,其核心信仰是念弥陀佛号,往生西方净土,归属于佛 教净土宗。罗教信奉的却是不假外求的禅宗顿悟说,否定西方净土的存在,认为净土只在人的心中。罗教后来成为刘仪顺所传灯花教的第一个源头。 灯花教的另一个历史源头是明嘉靖年间直隶人李宾创立的黄天教。黄天教是一支佛道相混、以道为尊的教派,受道教内丹派的影响尤为明显。它以修炼内丹、超度生死为追求,吸收、借用了罗教的部分教义,与白莲教的关系并不明显。 灯花教的名称也并非刘仪顺首倡,早在清乾隆初年就已出现。据文献记载:“有灯花教者,诱男女为徒,燃灯拜之”。[10]灯花教的又一名 称为“金丹教”或“金丹大道”。据档案记载:“刘汉忠是三佛军师,所习名金丹大教,又名灯花会,到处结有党羽,谋为不轨。”[11] “灯花教”、“金丹大道”其实都是青莲教的别名。青莲教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支具有重要影响的民间教门,民国时期的“一贯道”就是直接从青莲教分裂、演化 而成的。据秦宝琦先生考证,青莲教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明季以来在浙江、福建、江西等省流传的姚门教。姚门教又来源于处州缙云县应继南的“无为教”,而处 州无为教实际上乃是来自北方的黄天教,只是在应继南时融入了罗教的因素,并以罗教自居,该教便被一些学者称为江南罗教。另一个是清康熙以降在江西流传的“ 大乘教”。据档案记载,乾隆年间,江西贵溪人吴子祥先加入了姚门教并成为姚门教在当地的教首,后来自北方的圆顿大乘教传入江西,吴子祥又与之融合,改称大 乘教。而这支圆顿大乘教,又是罗祖大乘教与圆顿教融合而形成的。圆顿教又是来源于北方黄天教的支派。[12]乾隆五十年,吴子祥之徒何弱在江西临川县传教时被当局拿获,发配贵州龙里。何弱到贵州后,仍然暗中传徒,王道林、袁志谦便是其得力弟子。后袁志谦又传教杨守一、 徐继兰等。嘉庆二十五年,贵州大乘教案发,袁志谦逃往四川,并将大乘教改名为青莲教。刘仪顺便是在道光初年拜杨守一为师传习青莲教的。道光 二十三年春后,刘仪顺因与青莲教骨干成员陈依精、安依精等人“彼此不睦”,于是从青莲教传教中枢分裂出去,不久即将青莲教改名为灯花教。 因此,严格说来,灯花教并非白莲教的分支,其渊源在于罗教与黄天教。 除身为各色号军总头领的刘仪顺外,其他号军首领也多为民间教门的信奉者,有的甚至是教门中的头目。如打响起义第一枪的铜仁红号,其组织和领导者“徐廷 杰、梅济鼎皆府属举人,平日师事毛家寨巫者。……廷杰谓瑞龙前身为蜀汉赵子龙以愚众,谓大仙子位元为释迦佛,大仙弟士福为白鹤仙。”[13],徐廷杰等便带头反对折征,倡议仍以实物缴纳,集众担谷入仓纳谷,官府不收,群众将谷物扔在府署而去。咸丰五年,民 议如前,时有灯花教教徒吴劳苟借此机会“铸军器,置旗帜号衣”。“九月二十八日集数千众,阳称纳粮,担谷诣郡,而阴备军械随之”。十月初二日,“冲陷北 门,劳苟、福林等各率其属盛陈刀矛旗帜蜂拥入城”,攻占铜仁城。[14]因起义队伍“以红巾蒙首,名红号。”[13]在黄号军中,“安化济安团胡 黑二久传灯花教,叛于乾溪梅林寺,是为黄号。”[13] 不仅各色号军首领与民间教门多有牵连,民间教门在贵州亦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早在清雍正年间,张保太创立的云南鸡足山大乘教便传入了贵州,并在贵州形 成了以魏明琏及其妻魏王氏为首的传教家族,教团势力如日中天。当时贵州所设鸡足山大乘教经堂之多,为各省之最。据黔督查报:“贵筑县查出魏王氏经堂三间, 坐落僻地,应改设义学。马任氏经堂二间,贴近城门,应拨作堆铺。修文县查出杨进孝之父杨世英经堂三间,……定番州查出陈应魁等经堂三间,……镇远县查出孔 成龙经堂三间,接近营房,应拨作堆铺。施秉县查出杨李氏经堂二间,……南笼府查出王福圣等经堂四间,王好述经堂二间,……周德传经堂三间,……普安州查出 简可文经堂一间,王楚玉经堂三间,……印江县查出张宜人经堂一间,……毕节县查出付永魁经堂一间,……清镇县查出陈嘉谟等经堂,……臣计查出经堂一十四 处。”[15]嘉庆年间川楚陕白莲教起义失败后,很多白莲教教徒潜入贵州,在各族人民中进行传教活动。在贵州号军起义前夕所发生的各次民变事件中,也大多 带有民间宗教的色彩。如道光十八年,“仁怀县穆法贤等假神佛倡乱温水,会川、滇兵三省剿办始平。实为遵、桐贼乱之始。李沅发之乱,贼屡入黎 平,从贼者众。”[13]“春二月廿七日,都匀府独山司斋匪杨元保倡乱丰宁上司。”[13],“秋八月,桐梓县贼 起,贼首杨凤世居九坝场,……会遵义大溪里卖卜人舒犬先在独山以邪说诱杨元保,元保诛,逸回,复与傅乔寿、蔡三保诱凤。凤遂 谋作乱。”“九月,黔西州贼首王三等假神佛惑众,以符水洗目,辄见古衣冠人,金珠璀璨,人皆信之,因敛钱聚众。为首者称教主,入教者曰缘上人,是为缘匪。 ”“冬十月,……兴义府普安县贼起,贼首涂令恒……亦以神佛相扇结。”[13]“六月二十五日,上江斋匪罗光明、罗天名等 起,攻八寨厅城,……是时汉民习邪教者,群诵《五公经》,谓能避劫,互相扇结。苗贼亦多效教匪所为,与为依附。”[13] 贵州作为灯花教的主要根据地,刘仪顺在此传教多年,教徒甚多,势力渗透到各民族之中。据曾召南先生考察,灯花教进行的群众组织工作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 方面:第一,在灯花教组织力量较强大的地区,如湄潭、思南、贵定等地,利用统治阶级号召“办团”的机会,自办私团,直接组织革命武装;或趁豪绅办团时,大 量输送教徒,使之变为教徒能控制的武装。前者如刘仪顺和何恭言在安化县江家寨办起了致和团,兵士皆为教徒,这是以后白号的基础武装;后者如胡胜海趁协助冷鸿才筹办济安团的机会,尽量将教徒接收入团,全团人数一万多,奉教者上万,不奉教者不及千人,后成为黄号的组成部分。另外还有一个由安某组 办的灵觉团,基本群众仍是教徒,后成为白号的组成部分。第二,在灯花教力量较弱的地区,如铜仁、黔西等地,则在群众自发斗争的基础上,相机组织革命武装, 待时机成熟时举行起义。铜仁府的红号就是这样组织起来的。[16] 三、咸同贵州号军起义以民间教门的“无生老母”崇拜和“三期末劫”观念作为思想武器,其最终目的是建立政教合一的神权王国 “无生老母”信仰与“三期末劫”观念是民间教门教义中的核心内容,也成为咸同贵州号军起义的思想武器和舆论工具。 无生老母崇拜的形成,有一个逐步发展演变的过程。早在罗梦鸿创立无为教之前,民间就流行着崇拜“无生父母”的信仰。台湾学者王见川在《龙华教源流探 索》一文中说:“‘无生父母’是当时信仰弥陀的宗教结社所持念的真言。”[17]罗梦鸿在研习《金刚科仪》的过程中,通过对宇宙起源问题的思 考,否定了民间流传的有关无生父母是弥陀佛的说法。之后,他又杂糅儒释道三家经典中的某些内容,加以改造,创造自己的教义。他首先利用道教有关宇宙形成的 说法和佛教有关虚无的观念,创造出“无极圣祖”这个人格化的神,把他作为宇宙万物和人类的始祖。为了解决“无极圣祖”是男性不能生育儿女的矛盾,他又提出 “母即是祖,祖即是母”的说法。这样“无极圣祖”也就是“无极圣母”了。所以,在罗梦鸿眼里,“无生父母”也就是万物的本原,即“虚空”或佛教禅宗的“本 来面目”。到了罗梦鸿弟子时代,“无生父母”又进一步具体化。在罗梦鸿弟子大宁和尚所着的《明宗孝义达本宝卷》中,把宇宙万物包括人类本身都说成是由无生 老母创造出来的,无生老母既是宇宙和人类的创造者,同时又是人类的主宰。罗教第四代传人孙真空所着的《销释真空扫心宝卷》中,更创造出无生父母的完整故 事。到了黄天教出现后,有关无生老母崇拜的内容被编造得更为丰富,而且明确提出了“无生老母”的名号。[18] 民间教门“三教应劫”又称“天盘三副”说,它是在传统的“弥勒救世说”、“末劫说”的基础上与“无生老母”崇拜相融合以后所发展而来的。 从西晋开始,三佛应劫救世的观念便在下层社会中流行。据《三教应劫总观通书》记载:“世界上是过去、现在、未来三佛轮管天盘。过去者是燃灯佛,管上元 子丑寅卯四个时辰,度道人道姑,是三叶金莲为苍天。现在者是释迦佛,管中元辰巳午未四个时辰,度僧人僧尼,是五叶金莲为青天。未来者是弥勒佛,管下元申酉 戌亥四个时辰,度在家贫男贫女,是九叶金莲为黄天。”[19] 民间教门吸收了传统的“三佛应劫”观念,在《普明无为了义如来第三十分》里,最早出现了“三教应劫”的思想,不过经文中仍然使用“无极圣祖”的概念。 明末圆顿教的经卷《古佛天真考证龙华宝卷》对“天盘三副说”作了较为全面的描述。在该教经卷中,“天盘三副”又被称为“龙华三会”。其中写道:“三世诸佛 龙华会者,乃是三佛交宫,同聚一处。燃灯佛铁菩提树开三叶青莲,乃是龙华初会;释迦佛铁菩提开五叶红莲,乃是龙华二会;弥勒佛铁菩提开九叶金莲,乃是龙华 三会。有三世诸佛万祖同来聚会,请龙华经作证,讲说三乘九品,九十六亿贤圣,愿得相逢,有龙殊菩萨助道,凡圣交参,这便是过去未来三世诸佛龙华三会也。” 总之,民间教门“天盘三副”说的基本内容,就是宣扬无生老母乃是人类的始祖与主宰,她看到东土无人居住,便派遣所生育的96亿皇胎儿女来到东土,可是 这些儿女们由于受到酒色财气的迷惑,贪恋尘世的浮华享乐,以至“埋没灵根”无法再回到“云城”。无生老母日夜思念他们,便在青阳、红阳、白阳三个劫期先后 派燃灯佛、释迦佛和弥勒佛到尘世去拯救这些“失乡儿女”。在青阳劫和红阳劫期,燃灯佛和释迦佛分别只救回了2亿。剩下的92亿将由弥勒佛在红阳劫之末全部 度回天宫。红阳劫之末,乃是人类历史上最大也是最后一次劫期,人类将要遭受水火刀兵等三灾八难,世界也将毁灭。只有加入民间教门,在劫难来临时才能得到无 生老母的拯救。 民间教门的“无生老母”崇拜与“三期末劫”学说主要是用以招徕信徒的舆论工具,但在教门的势力强大以后,又往往成为反社会、反时政的理论依据。 贵州号军起义的舆论宣传中同样渗透着“无生老母”崇拜与“三期末劫”的观念。 据同治五年湖北被捕灯花教教徒杜守材的“供词”:“教内经卷是《误性穷源》、《金丹载要》、《指路宝筏》、《玉皇心经》……供神是瑶池圣母、无生老 母、燃灯佛。”湖北方面的教徒更是几乎每人都用红纸书写“无生老母”的睥位供奉于家中。可见“无生老母”是该教最受崇敬的神。为了发动起义,灯花教作了大 量的舆论宣传工作。他们通过扶乩造言:仙人降鸾,已判出清王朝天下不久了,要由新皇帝出来扭转乾坤。这个新皇帝是弥勒佛降世,已降生在东门外李家,“是咸 丰元年生的……定是真明天子”。并说灯花教是“黄红白三甲会合,又是刘朱李三教会合”,“红甲头目朱士洪,即朱牛八,是广西人;白甲头目郭老板,名 见文,是四川人;黄甲就是刘先保,是四川梓桐县人”,着三甲共同辅佐李皇帝,“将来同扶李皇帝登基”。他们还编了不少歌词,如“弥勒佛来转乾坤,龙 虎口口传法言。三甲会合刘朱李,莲花国中反后天。”[16] 贵州号军起义以“争江山以定国,夺社稷以安邦”为奋斗目标。那么,贵州号军所要建立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政权呢? 据贵州号军所刊发的“誊黄”中可以看出,刘仪顺所要建立的政权名称为“大明”,年号“江汉”(“江汉”年号乃沿用此前斋教首领杨凤起义时的年号)。在 这个政权内,宗教教阶与世俗王权等级并存。刘仪顺则以“无极统宗受命三天教主总理红黄白头开国黔宁王”的身份集教权与王权于一身。在其下,宗教系统有大师 傅、二师傅等,或称大老板、二老板等,又有“引恩”、“保恩”、“天恩”等教职;在世俗王权系列,有王、公、侯、乡正;在军事上,则有军师、元帅、将军、 千里等职。军师先是湖北天门县人刘汉忠,后因刘仪顺年高,立朱明月为嗣统真主时,就自任军师。军师以下是五营,即“三合营都统大元帅”刘汉忠;“左营大帅 王姓”即王超凡;“右营丞相秦姓”即秦魁榜又名秦崽崽;“前营元帅罗姓”即罗光明;“后营副帅廖姓”。五营统领可以兼“开国侯”,以下便是“开国将军”、 “副将军”、“正都督”、“副都督”、“开国先行或先锋”。[20] 因此,从“大明”政权的组织形式来看,贵州号军所要建构的无疑就是一个政教合一的神权王国。其所发的《号军安民布告》中使用“钦奉玄旨都督大元帅”[1]这一称谓,本身就说明大元帅是奉玄旨而封的,这正是政教合一的集中反映。 综上所述,咸同贵州号军起义的准确定性应该是一次民间教门起事,虽然其中有广大农民群众的参与,但与单纯的农民起义有着很大的不同。 [1] 刘仪顺供词[A].顾隆刚.太平天国时期贵州农民起义军文献辑录与考释[M].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86. [2] 后汉书[M].皇甫嵩传. [3] 魏书[M].裴良传. [4] 隋书[M].炀帝纪. [5] 旧唐书[M].天文志. [6] 军机处录副奏折[Z].嘉庆元年正月十九日署湖北巡抚惠龄奏折. [7] “聂杰人供词”[A].清代农民战争史资料选编[C].五.北京:中华书局,1979. [8] 周凯.内自讼斋文钞[M].卷一,纪邪匪齐二寡妇之乱. [9] 倪英才.太平天国时期的湖广号军[J].贵州师范大学学报. [10] 马西沙,韩秉方.中国民间宗教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 [11] 军机处录副奏折[Z].同治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官文等奏折. [12] 秦宝琦,晏乐斌.地下神秘王国一贯道的兴衰[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0. [13] 罗文彬.平黔纪略[M]. [14] 铜仁府志[Z]. [15] 朱批奏折[Z].乾隆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贵州总督张广泗奏折. [16] 曾召南.刘义顺的灯花教与贵州的号军起义[J].贵州师范大学学报. [17] 王见川.龙华教源流探索[A].台湾的斋教与鸾堂[C].台北:天南书局,1996. [18] 秦宝琦等.千年王国与白阳世界[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3. [19] 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清代档案史料丛编[Z].第三辑.北京:中华书局,1979. [20] 倪英才.刘仪顺与贵州咸同大起义[J].贵州师范大学学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澳门新蒲京娱乐诚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