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eleytt.com

皇帝故事_嗜杀成性的皇帝

图片 1

达科总统对博卡萨已有察觉。他授意宪兵司令伊扎莫,于元旦除夕之夜邀博卡萨赴宴,乘机干掉博卡萨,不料这一计划,已经被博卡萨收买的人探听到。博卡萨将计就计,派人设计生擒了伊扎莫。紧接着,博卡萨发动了推翻达科总统的军事政变。达科总统在逃往家乡的路上被政变士兵捉住。于是达科被迫写了辞呈交给博卡萨。

图片 2

加冕典礼耗资多达3000 多万美元,占国家年度预算的三分之一以上。

这就是非洲中非帝国的大皇帝博卡萨。博卡萨生于1921年2月22日,父亲是村里的酋长被法国官方抓捕杀死,仅仅一周母亲因悲伤过度而自杀,留下了包括博卡萨在内的12个孩子。

1963 年,博卡萨被任命为陆军参谋长,军阶晋升为陆军上校。虽然陆军总司令由总统兼任,但总统平时无暇过问军队的事,军权实际上掌握在博卡萨手里。

图片 3

博卡萨对自封的“终身总统”和“元帅”头衔并不过瘾,他心目中更向往的是皇帝的“威严”和“气派”,他整日在心中盘算的就是如何当上皇帝。

尽管如此,有意思的是,博卡萨统治中非13年,全国没有战乱,而他一下台,中非政局一直动荡不安,至今如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博卡萨锋芒毕露,到处炫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赫赫战功”,标榜自己有着非凡的勇敢和超人的毅力。到了1965 年,他在法国的支持下,已经一党一羽遍布,羽一毛一丰满了。他开始公开抨击达科总统,制造舆论,积极筹划政变。

原标题:此人自称大皇帝,人称大暴君,他统治时国无战乱,一下台全国大乱

时,军队、警察、公职人员和人民群众都表示拥护,甚至连博卡萨苦心经营的皇帝卫队都没有抵抗就缴械投降了。整个政变计划实施得很顺利,几乎没流一滴血。

博卡萨生前和乌干达前总统阿明、扎伊尔总统蒙博托,被国际社会并称为“非洲现代史上最残忍的三大暴君”。

这时,这位值赫一世、无法无天的皇帝才彻底绝望,感到末日的来临。

一次他闯入监狱,一个人干掉了50个正在服刑的犯人。接着,命令全体犯人每46个人排成一行,光着身子,捆住手脚。然后对随行士兵发出命令:“你们一个人对付他们一个,让他们尝尝苦头,你们可以往死里打。”霎时间,犯人们被打得皮开内绽。

机长心想,博卡萨一定是疯了,政一府正在到处通缉他,而他却自投罗网!飞机在班吉机场降落。在海关办公处,博卡萨掏出护照。他和妻子护照上填的都是化名。办事人员没找任何麻烦。但就在博卡萨领取行李的时候,几名保安人员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说:“博卡萨,你被捕了!”随即给他戴上亮闪闪的手一铐。

图片 4

在博卡萨的暴政下,中非的监狱人满为患,刑场上一尸一骨成堆。在博卡萨的折腾下,到60 年代未,中非这个本来就穷的国家,国库连政一府最起码的行政开支都不能满足。进入70 年代的时候,中非的预算赤字高达1 亿多法国法郎,相当十全年预算的四分之一。到1975 年,中非的经济己面临崩溃的边缘,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图片 5

在审讯中,博卡萨的情绪一次比一次低落。第一天他还神气十足,又是回答记者问题,又是叫记者照相。第二天他进法院时就低下了头,不愿和记者讲话。在审讯过程中,他不断做出丧失理智的冲动,而且在答辩过程中常出现语无伦次的情况。第三次审讯时,他明显地表现出失望情绪。第四次审讯时,他弓着腰,无一精一打采,走进法庭时差点跌倒。

博卡萨成年后,加入法军。他的曾祖父是军人,祖父和父亲也是军人。在二战中,他由于战功获由拿破仑设立的法国荣誉军团勋章。后随军到越南,参加法越战争,又立下战功,被法国总统戴高乐赏识。

1979年1月18 日的这一天,班吉的大中小学生纷纷走上街头游行示威。

图片 6

博卡萨还规定:凡是反对现政权,策动罢工闹事的首要分子,都要判处5 一10 年徒刑。他对付政敌的手段更加狠毒,他把人抓起来后不是活活饿死,就是让蚊虫叮死。所有这一切都秘密进行,何时何地被抓,关在哪个监狱,是死是活,被抓者的亲属一概不知。博卡萨公开宣称自己是“专制君主”,禁止提“民一主和选举”。从1966 年到1977 年,博卡萨改组政一府20 多次,撤换总理4 人、外长8 人,失踪、绑架、被“莫须有”的罪名逮捕监禁者不计其数。他下令处决的部长级以上官员就有3 人。

图片 7

而在此之前,全国职工已数月未领到工资了。学生们忍无可忍,提出“发给我们父母工资,我们就买校服”。他们强烈抗议皇室的腐败行径,第一次喊出“打倒帝国”、“处死皇帝”的口号。

博卡萨武夫出身,崇拜拿破仑。1977年,他仿效拿破仑加冕自己为博卡萨一世皇帝,改中非共和国为中非帝国。

1976 年初的一天,博卡萨终于演出了一场他冥思苦想多日的滑稽戏。

图片 8

博卡萨上台后,为了赢得人心,摆出一副公正和重视荣誉的样子,今天在这里发表演说,明天到那里即席讲话,许诺满天飞,谎言遍地走,他拍着胸脯保证,今后人民每年只交一次税,政一府也不再随意扣发每一个公民的工资。博卡萨花言巧语骗取人心,漂亮的话却无一兑现。实际发生的事是,博卡萨上台后的苛捐杂税名目繁多,数额巨大,远远地超过了法国统治时期,老百姓叫苦连天,怨声载道,播下了日后博卡萨下台的种一子。

戴高乐亲自接见他。博卡萨受宠若惊,称戴高乐为“我的爸爸”,随后他被戴高乐派回国,组建中非共和国军队。1966年,他以武力废黜总统达科,自任总统。

“班吉屠夫”博卡萨终于被押上了历史审判台。1986 年12 月15 日,中非刑事法院开庭对博卡萨进行审讯。刑事法庭设在班吉法院的大厅内。这一天,班吉市内的气氛格外紧张。法院周围,身穿迷彩服、荷枪实弹的士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如临大敌。法庭内维持秩序的军人比听众还多。旁听的群众约有300 人左右。

图片 9

博卡萨亲自来到关满学生的恩加拉格巴监狱,他身穿军服,手握从不离身的全象一柄一权杖,向学生们咆哮着喊叫:“你们说‘处死皇帝’,今天我要叫你们知道,是你们该死了!”

图片 10

博卡萨对拿破仑崇拜得五体投地。他认为自己也和拿破仑的经历一样,从士兵当上皇帝,也有不同国籍、不同肤色的妻子。他不自量力,决意把加冕典礼办得比173 年前拿破仑的加冕典礼还要隆重。

博卡萨下令对所有抓到的小偷一律处以酷刑:初犯者割掉一只耳朵;重犯割另一只耳朵;第三次偷盗,剁掉右手;第四次当众凌迟处死。他还常带着卫队到狱中查看,看看小偷的耳朵和胳膊是否真正给砍掉了。

浩浩荡荡的仪仗队由乐队作前导,然后是一个中队戴绿盔白羽一毛一,穿绿色军上衣、白裤的长枪骑兵,其后是一些手拿明晃晃马刀的侍从;一个中队长枪骑兵断后。典礼10 点35 分正式开始,鸣礼炮101 响,高奏中非国歌,然后,博卡萨将一把镶有钻石的宝剑放在右前方,手按宪法,宣读誓词。接着,他披上皇袍,亲自把皇冠戴在自己的头上,再将另一顶皇冠给身披皇衣、单膝跪地的中非皇后卡特琳戴上。这时,欢呼声震天动地,博卡萨高举宝剑,当众宣布他为终身皇帝——中非帝国博卡萨一世。为了使博卡萨王朝“世代相传,久盛不衰”,博卡萨加冕后,立即立他的小儿子让·诺贝尔·博卡萨为他的继承人。这位太子刚满两周岁。

责任编辑:

博卡萨恼羞成怒,下令军队对学生进行镇压。一时间,班吉街头枪声四起,哭声震天,学生们在街上或家里被捕,谁稍表现不满,士兵就在孩子的太一阳一穴一上打一枪。死的人用袋子装起来集体掩埋,家长连一尸一体也找不到。

图片 11

原因是博卡萨强令学生一律穿上印有“中非帝国”字样的皇冠图案的学生服上学,这些服装是由皇后的工厂生产的,每套售价5000非洲法郎,相当于普通职工一个月的工资。博卡萨规定,不穿这种学生服的学生一律不得入校。

法院宣布他犯有14项罪状,主要有暗杀、谋杀、枪杀学生、藏尸、吃人肉和侵吞国家财产等。1986年,博卡萨流亡国外回到中非,立即被捕,被特赦由死刑改为服终身苦役。1993年获释,三年后死于法国。

1976 年12 月14 日,博卡萨终于当上了皇帝。

但好景不长,1979年,前总统达科发动政变,博卡萨逃亡国外,后被缺席判处死刑。

昔日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皇帝博卡萨,如今成了丧家之犬。几小时前还被利比亚尊为“贵宾”的博卡萨,现在接到了“逐客令”。他想从利比亚去瑞士,瑞士当局不许他的飞机降落。他想在法同一居住,而法国政一府不许他下飞机。他想去的其他地方都表示“不欢迎”。在偌大的世界上,这位腰缠万贯的“皇帝”竟找不到一个避难所。最后,博卡萨苦苦哀求,西非的科特迪瓦总统念及旧交情,总算收留了他。

博卡萨公开称自己是“专制君主”,禁止提“民主和选举”。从1967年到1977年,他改组政府10多次,撤换总理4次,外长8次。其间,失踪、被绑架、被逮捕和监禁者无数,全国大小监狱都关满了犯人。

博卡萨轻轻摆手,优心忡忡他说:“不,不,你们帮不了我的忙!”到底博卡萨的心事是什么,政一府官员越发感到神秘了,他们再三请求,博卡萨才把他的心事讲了出来,他说:“我想当皇帝。”

上午8 时左右,一辆囚车开了进来,博卡萨由两名士兵押着,走进庄严的神圣法庭,在大厅正中的被告席上一条长木凳上坐下。居高临下的审判席上,坐着正、副审判长。博卡萨身穿笔挺的海军蓝制一服,极力作出轻松的样子,面带微笑。新闻记者们的闪光灯亮个不停。博卡萨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名军人,一人手拿步话机,挽着手一铐和铁链;另一个手提电击棍,腰挎手枪,博卡萨不由打了个哆嗦。

博卡萨当了皇帝,更加暴虐无度,挥金如土。中非是联合国列为世界最穷的国家之一,他完全忘记他上台当总统时的庄严许诺,把中非看作自己的庄园,把国库当作自己的钱柜,巧取豪夺,搜活民财。加冕礼毕,他下令全国职工拿出工资的10%作为“献礼”,停发大学生的助学金,向农民预征3年税收,宣布中非帝国凡年满18周岁的臣民,都是执政一党一党一员,每人都要缴纳一党一费,凡缴不起的人,必须服6个月的劳役以资抵销。他甚至把外来的贷款援助也大笔大笔地塞一进自己的腰包。他把搜括来的钱财存入法国和瑞士的银行里,在国外购置好几处庄园和别墅,据估计,博卡萨的私人钱财不下10亿美元。

博卡萨告别巴黎,回到了贫穷落后的班吉,他开始全力以赴地投入组建军队的工作。博卡萨知道,这不是为法国,不是为中非,而是为自己。有了军队,才能实现他的“远大抱负”,得到一切平常人可望而不可及的荣耀、威严与权力。

在世界各地民族独立的大潮中,迫于各方面压力,法国政一府不得不考虑让它的殖民地中非“独立”。为了扶植法国的代理人,法国政一府让博卡萨回去组建中非共和国军队。戴高乐总统为此特地接见了博卡萨,对此博卡萨受一宠一若惊,称戴高乐为“我的爸爸”。

从1月到4月,大约有150多名学生丧命,其中最小的只有15岁。被打死的人要么扔进动物园喂鳄鱼、狮子、老虎,要么就存放在宫廷后院几个两米高的冰箱里冷冻起来。博卡萨亲手打死过犯人,还把辣椒粉撒入犯人眼睛里,甚至让犯人和猛虎、饿狮“比赛”,观赏野兽如何扑咬、吞噬活人,博卡萨以此为乐。

他在电台亲自宣布:“从今天起,中非共和国将改为中非帝国。我本人就是博卡萨一世皇帝。”顿时,班吉市一骚一动了。当1974 年埃塞俄比亚的海尔·塞拉西皇帝被推翻之后,人们曾经以为,经受着革命和民一主风暴洗礼的非洲大一陆再也不会出现皇帝了,可是博卡萨使他的国家一下子倒退了173 年。巴黎、伦敦、华盛顿被震惊了;观察家说,中非帝国是非洲大一陆腹地的“怪胎”,而博卡萨逆时代潮流而动的行为,则像一头“蠢驴”。面对纷纷议论,博卡萨充耳不闻,仍忙于准备他的加冕典礼。

中非法院1980 年12 月19 日缺席判决博卡萨死刑。

16 日,法庭继续开庭,诉讼指控博卡萨1974年秘密杀害了公共工程部部长和高级军官邦戈上校。邦戈的妹妹作证说,她曾跪在博卡萨面前,恳求免她哥哥一死,但博卡萨铁石心肠,仍然将她的哥哥杀害。

被囚的学生们临死不屈,高呼口号,博卡萨气得脸上的肌肉都在抖动,他把权杖一挥,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射击!”一阵枪响,学生们倒在血泊之中。

博卡萨明知政一府在通缉他,为什么要自投罗网呢?原来,他是想在中非10月24日国庆前夕微服潜回班吉,利用这一大好时机,网罗一党一羽,伺机发难,把一年一度的国庆大游行变成政治大示威,以实现他复辟帝制的野心。

仅1970 年,他就下令割掉被关押在恩达拉格巴监狱的48 名小偷的耳朵。

博卡萨的种种行为,违背了他当初避难科特迪瓦的保证:今后不再从事任何政治活动。发怒的博瓦尼总统下令将博卡萨驱逐出境。经过多次周折,博卡萨于1982 年从科特迪瓦流亡法国,定居在巴黎以西约40 公里处的一座别墅里。法国政一府派警察和密探“保护”着他,他的一切活动都得听法国的安排。但是,博卡萨依然不死心。这时中非的达科总统下台了,科林巴将军当上了新总统。博卡萨认为时机己到,他对人吐露心事说:“现在没有人反对我回去主宰我国命运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澳门新蒲京娱乐诚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